You'll see    -[壹零]

 

 

有的时候想尝试沉默着。尽情揣测了想法。
还有面对着自己一起莫名其妙沉默的那个傻子。

 

梦里的红衣少年始终没有转过头来看我。但是帽衫赤红的颜色却在醒来后也久久褪不掉。
我能记得我的很多梦境。
有一场梦里的草地音乐节。在潮水般的音乐声中唱起歌来的是熟悉的声腺。
我在梦里仰望着万丈光芒之中的轮廓。
因为遥远和因为和声音一起飘荡出的温柔红了眼睛。
我能深深切切记住梦中因为飞翔而缩小在脚下的城镇街巷。
能记得每一句醒着时不愿意承认的真实对话。
一切都就像一场没有票房的默剧。一再上演。

 

海岛的婚礼让我们又哭又笑。语无伦次的祝福。
如果不苛刻就觉得其实也亲历着曾经希冀的美好故事真的上演了结局。
我没有假设站在那里的如果是我和谁。安心担任轻易就被感动的配角。
我喜欢飘散在海风里的承诺和眼泪。
因为星空太清楚仿佛触手可及。也有或许会梦想成真的错觉。

 

讲述是件过于困难的回忆之旅。串联起片段和碎片。试图找到支离破碎背后的美满结局。
是不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被信仰引导向正确的地方。
他们说。看不到的结局在远处等待着穿越了过程的我们。过程给你结局。答案在你心里。
他们说。如果你不是天生喜欢黑色。那么想一想你喜欢上黑色的那段时期。那个改变你的故事。
什么时候开始。我这么努力地开始隐藏起我自己。
开始假装沉默。
起点和结局。都把我带到了另外的地方。

 

曾经以为。那一切会像是天空和海洋一样拥抱着自己。
却发现。天空和海洋拥抱的是整个世界。

 

 

tuZ at  2010-06-04 13:16:1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3) | Trackback(0)



共1页 1